在得与失之间,柔软地爱着生活

时间:2016-04-10 18:21:55    来源:唐自明    作者:中国赏石界    点击数:

   在得与失之间,柔软地爱着生活

                                                     四月

四月来了

花下云上的春光

给生活多了些诗和远方

四月在日语中又叫卯月,

意思是万物茁壮生长,

如人正年少的月份,

这样的月份,

每年恰逢清明,

有一种生活无意的哲学,

祭祀新生在一起,

哀伤美好融一体。

每一次清明祭祀跪拜

家族长者都默念:

逝去,福寿一种!

愿佑儿孙各得福德。

时间之间,

梅花落满南山,

人来人往好多人,

来来去去好多事,

得与失皆为福德,

生活该来的不推怯,

老去也可以去看海。

关于“得与失”的人生命题。

传说日本曹洞宗的开宗祖师道元禅师,跨越万里波涛航海到中国来求禅,空手而来,空手而去,只得到一颗柔软心,钢铁般的求索最终化为绕指“柔”,台湾散文大家林清玄认为:是他的柔软心得到了开发,柔软心不从外得,但有时由外在得到启发。

   “读书赏画、品香吃茶、拂琴弄箫、拜石盘玉、园林美食、行脚清谈、京昆雅曲、栽花养鱼、易卜歧黄、禅那技擒,诸般闹事,皆吾所好。”差不多正是才女现在的生活柔软状态。

       而这个四月,去广电湖南国际会展中心赏一场收藏展,顺便穿越千年赶一出汉代婚典,近距离看一看或绝世无价或可心仪拿下的陶瓷、绣品、珠宝石头、字画杂项,这也是皆吾所好的生活调剂。

心态

收藏,是一种淡泊的心态和一颗柔软的女儿心。

才女爱文玩,“情歌王子”爱织绣。织绣,冷得让人想起深宫女人,豪门老宅中才能捕捉到她的身影;张信哲,红得发紫的“情歌王子”,大街小巷里,他那独有的声音随时穿透你的耳膜……“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内心柔软的张信哲是是演艺圈白羊座的代表,白羊座具有天生的怜悯之心和柔软的内心,而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他的“柔软”除了特色的“张氏情歌”还有另外一个具象世界:织绣品收藏。因为从小学习音乐、绘画的关系,张信哲一直都非常喜欢美的东西。不过,他最初爱上织绣,却是因为在外曾祖母遗物中发现了大量精美织绣。

在他读小学的时候,外曾祖母就已经九十几岁了。因为张信哲是家族长孙,所以老人家一直非常疼爱他。在张信哲的印象中,这位出生于1890年的外曾祖母总是一身斜襟黑袍、黑裤,灰白稀疏的头发永远整齐地盘住黑色的勒眉。因为缠了小脚,只能坐在老宅门口的藤椅上看着孩子们嬉闹。她去世时,张信哲在老人家的遗物中发现许多丝织品,服饰颜色都很漂亮,这和他印象中外曾祖母常穿的衣服颜色完全不同。带着对外曾祖母的深爱和对美物天生的敏感,张信哲开始组织绣打开了自己的收藏之路,现在张信哲的古董总值约1亿,并多次担任策展人,策划自己的藏品展览。

对于古董的看法,张信哲最敬重的前辈是古董教父安思远,他说:“安思远是我敬重的前辈,是我的偶像,他把收藏当做一种生活

  提到柔软如水的张信哲,不得不提的还有因为收藏与张信哲成为好友的汪涵。

   汪涵的收藏偏冷,他对古铜印尤为专注,不合当今时宜。在他眼中,那一颗颗铜印,其实是心中沉静的砝码,让他在纷杂的舞台中得以安宁。“我喜欢的东西在湖南的确不多,所以只能自己去制造一个难得的环境,或者期待一个难得的物件。” “这些难得的物件一旦得到,就是挚爱的宝贝,带来的喜悦也更绵长。”

    汪涵选择藏品的标准很简单,就是“喜欢”。他喜欢精巧、精美、文气、不俗,倾向于收藏比较雅致的东西,不喜欢大红大绿、乌泱泱一大张。在他看来,小名头的细、精的东西,比大名头的应酬之作要好很多。还有一些文人字和文人画,很有趣的。同时,他也会因为喜欢一个人,然后读一些他的书,看一些他的有关介绍,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喜欢上他的作品。

   汪涵把收藏分为七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放眼望之,满眼都是真货;第二阶段是掌握一点知识之后是满眼都是假货;第三个阶段是真伪莫辨;第四阶段是贪痴满怀,满眼都是诱惑;第五个阶段是心生欢喜,不言对错,我高兴就可以;第六个阶段是烟云转逝,看一下就够了;最后一个阶段叫万物皆空,一笑而过。汪涵说他现在正处在第四个阶段,“差不多一只脚已经踏到第五个了。”

  物敬道生,物我相融,收藏为一种最高形式的拥有。林曦、张信哲、汪涵、安思远···每一个真正的收藏家关于得与失的福德,总是有一颗“空手而来,空手而去”的柔软心。

文:木木子丨豆瓣网络写手

 

 


来顶一下
分享到:

风流人物

名石荟萃

著名石馆

书画展厅

奇石展厅

红木展厅

矿物晶体

民间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