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远远高于西方“ 文 | 于瑞军”

时间:2018-03-08 08:08:48    来源:唐自明    作者:中国赏石界    点击数:

 人民网、腾讯网、凤凰网等主流媒体都在热读这位赏石家的文章

原创 2018-03-07 于瑞军 鉴石

编者按近日,著名赏石家、文化学者、中华第一肉石馆创办人于瑞军先生于2018217日,在张垣“宇宙文物陈列室”撰写了《中华文明远远高于西方》一文。此文基于于瑞军老师多年对宇宙文化和地球文明起源的研究成果,在两会召开之际,有感而发。此文立意明确,主题深刻,逻辑清晰。35日,文章在人民网刊发,一经推出,便得到了腾讯网、凤凰网等各大主流媒体的热读和争相报道。

 

            微信图片_20180308073205.jpg

             大好河山·于瑞军藏

 

 

微信图片_20180308073225_副本.jpg

 

 

 中华文明远远高于西方

| 于瑞军

地球文明起源,是我感兴趣的一个课题,近年来做了一些研究。现有大量证据(包括奇石)表明,人类文明的历史完全超出了我们过去的认知范围,远不止五千年或八千年。地球上人类文明的完美程度,因地域的差异,表现为迥然不同的风格和水准。从文明现象上来看,以中华文明为代表的东方文明,其发达水平远远高于西方文明。

一、在政治上,中国的先贤圣哲追求的是“大同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西方的政治报负则是当“大哥”、当“盟主”。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的思想家孔子就国家治理提出了“大同世界”的政治主张:“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礼记》)这个目标为中国历代政治家所追求。当代中国提出了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执政理念,与此也是一脉相承的。习近平书记曾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顾名思义,就是每个民族、每个国家的前途命运都紧紧联系在一起,应该风雨同舟,荣辱与共,努力把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个星球建成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把世界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现实。”他还强调,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要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一国之党,胸怀全球,放眼世界,求同存异,勇挑重担。主动把地球人类共同利益作为一党一国的责任义务,这是何等的气魄与境界!

再来看看西方国家。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2014年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中表示:“在未来100年内,美国还要继续领导世界”!俨然以“大哥”自居。这种“大哥”情怀的特征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经常带着圈子内几个小弟国家,到处横行霸道,大打出手。他们以西方的价值观为标准,看谁不顺眼就修理谁,动辄搞“颜色革命”和“斩首行动”,把地球上很多地方搞得动荡不安,老百姓流离失所。同时把其它国家的发展,看成是对自己的威胁。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近日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首次发表国情咨文时称,“中国、俄罗斯是美国的竞争对手”。看别人家的日子过好了就急眼,大国元首,小肚鸡肠,一副“山大王”的架势。

二、经济上,中国人讲究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互利双赢,共同富裕”。西方人追求的是自我利益最大化,而且不惜牺牲他人的利益。

中华民族是个靠勤劳致富的民族,自古以来就痛恨那些坑蒙拐骗、杀人越货的行为。孔子在《论语》中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意思是,有钱有地位,这是人人都向往的,但如果不是用“仁道”的方式取得,君子是不接受的;贫穷低贱,这是人人都厌恶的, 但如果不是用仁道的方式摆脱,君子是不摆脱的。所以中国人在经济往来中,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和良心操守。他们推崇“饿死不吃嗟来之食,渴死不饮盗泉之水”的品格,向往“贫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下” 的境界。这种价值观在中国当代的治国理政的思想中有充分的表述体现。从“社会主义的特点不是穷,而是富,但这种富是人民共同富裕“,从“一带一路”到“巴黎气候协定”,从“中非合作”到“埃博拉”救助,从“亚投行”开业到“亚欧班列”开通……如今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能听到中国的声音,看到中国的善举。很多发展中国家和西方国家,从“中国模式”中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中国的大国气度、大国担当,赢得了世界各国的普遍尊重和广泛赞誉。

西方人对金钱和财富的贪婪追求是不受任何约束的,也可以说是不择手段的。在金钱与道义之间,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从西方资本主义的发迹史可以清楚的看到这这一点。最典型的事例是英国从14世纪开始的圈地运动中的 “羊吃人”事件。之后,新兴的资产阶级远渡重洋,进行血腥的殖民掠夺。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民族被剿灭、被奴役或被埋葬于矿井中;印地安人的累累白骨,变成了殖民主义者的满船金银。英国东印度公司对茶叶、盐、鸦片、槟榔和其他商品的贸易的垄断权,成为财富的取之不尽的源泉。他们还通过海盗劫掠活动以及奴隶贸易进行原始积累。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直到今天,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依然延续了这种霸权经济思维。近日,美国大当家的特朗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演讲,强调“美国优先”,要求世界各国到美国投资,为美国经济发展出钱出力。脸皮不可谓之不厚,引得现场一片嘘唏。

三、在军事上,中国人恪守“师出有名,先礼后兵”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犯人。西方人则认为“上帝十字架历来就是佩系在剑柄上的”, 惯于搞“先发制人”式的打击,草菅人命。

中国有一个传统,亲仁善邻、协和万邦、顺俗施化、以德怀远。在安全问题上,既要维护自己民族的独立,又不向外武力扩张。中国的军事力量和军事设施,从来都是防御性的,万里长城便是最好的物证。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明代万历年间来华,见到明朝的军备,认为那是他所见到过的世界上数量最庞大、装备最精良的军队,但令他惊奇的是,这支军队完全是防御性的,中国人从没想到过要用这支军队侵略别国。20世纪20年代,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来中国讲学时曾说:“中国是爱好和平的,不像西方人那样好勇斗狠。”对于外敌的侵犯,中国人既不畏强暴,也不以强凌弱,恪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犯人”原则。在不得已采用军事手段的时候,也是先外交、后军事,先礼后兵。在采取防御自卫措施的同时,也不放弃利用道德教化的手段去“协和万邦”,决不滥杀无辜。

西方则尚武好战,草菅人命。法国著名社会活动家法朗士曾经有句名言:“人是可以蔑视的,因为他是会犯错的。但腰刀却是不能轻蔑的,它是永远有理的。”他们把正义绑在刺刀上,在处理国家民族矛盾时,往往用武力征服的手段解决问题。早在古代,希腊、罗马和侵入西欧的日耳曼人都以征服其他种族开国,都有武士阶级。当时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在为奴隶制辩护时,着重强调希腊人与野蛮人的对立,所谓野蛮人,即非希腊人。他认为,希腊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应该成为奴隶;相反,野蛮人天生注定就是奴隶。对外族人的歧视是希腊人掠夺奴隶、土地、财富,不断向外侵略扩张的心理动力。

亚里士多德的思想为他们征服天下的行为提供了心理动力。宗教信仰不同的国家也彼此对立,时常发生宗教之战。罗马帝国后期的基督教思想家奥古斯丁把全人类分为选民和非选民,即注定得救的人和注定灭亡的人。他还歧视反对正统教义的教派,认为异教徒是注定灭亡的人,应该采取残酷的手段去征服。这种神权论风靡一时,直接推动了基督教各族向异教各族进行侵略扩张,“十字军东征”就是一著名事例,多次在耶路撒冷制造屠城事件。直至现当代,德国希特勒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人发动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杀害了大量的平民妇女儿童,集中体现了西方民族好战嗜杀的天性。他们战事中往往不顾涂炭生灵百姓,全无怜念苍生之仁慈,人性的良知消失得无影无踪。殊不知,宇宙文明的规则是“天道无亲,常与善人”(《道德经》)。好战必亡,是必然结果,也是被历史反复验证的一个规律。中国人爱好和平的天性,充分发展体现了中华文明的高度与境界。

四、在文化上,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虽历经磨难但仍绵延不断、生生不息。西方文化也曾绽开过灿烂绚丽的花朵,但每每在异族入侵的情况下,经不起风吹雨打,屡屡夭折中断。

众所周知,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巴比伦、埃及、印度和中国,各自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但是,古埃及文化、巴比伦文化、印度的哈拉巴文化,因外来民族的侵入,都已毁灭殆尽。唯有崛起于东亚大陆黄河流域的中华文化,在坎坷跌宕中延绵发展数千年,经历改朝换代,分分合合,却始终未曾中断,成为世界史上“连续性文化”的典范。

古巴比伦文明,是由阿摩利人和迦勒底人创立的。闻名于世的七大奇迹之一空中花园,就是巴比伦文明的杰作。但公元前539年,由于波斯人的侵入,巴比伦王国灭亡,文明中断。在此后的近两千年的时间里,这个文明原址上建立的国家,一直都战乱频繁、灾难不断。现在到伊拉克,很少能看到古巴比伦文明的遗存。古埃及在公元前3世纪被外来的阿拉伯种族侵占,文明史中断。现在埃及人连象形文字是什么都不懂。考古出土的一些象形字的石刻碑文,无法解读。与之相邻的古希腊文明也在公元前2世纪被罗马人所灭,只存在了三百年。古印度在公元前18世纪,由于外族穆斯林入侵,孔雀王朝灭亡之后,文明被迫中断了。虽然他们的建筑物、城市遗址看起来都在,但遗憾的是无数次的中断、无数次的灭亡,这个过程没有文献记载,他们的历史已不清晰。古印度通行的文字——梵文,现在已经鲜为人知。印度研究梵文的学者要到中国来找资料。

虽然中国也被侵占过,历史上还曾经有“五胡乱华”的事件,但是中华文明从来没有中断过。例如,四千年前的甲骨文,直到现在依然能识别运用;源于远古时期的民俗文化,直到现在依然保留在各地老百姓的生活中;五千年前的中医,现在依然是治疗疑难杂症妙方绝技。诸如此类历久弥新的文化现象,不可胜数。为什么中华文化在几千年沧海桑田的变化中,不仅未曾中断,而且不断发展丰富,形成了博大精深的独特文化体系,被世人称为“神秘的东方文化”呢?原因很多。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华民族有一脉相承的精神追求、文化特质、思想脉络。主要表现为中华传统文化强调和合理念,主张天下为公、求真向善。中国古代思想家老子曾说:“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 《中庸》有云:“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这就是中华文化生生不息、具有自我更新能力的奥秘所在。另外,中华文化之所以能不断发扬光大,还在于其推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理念,主张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些思想都是天地大道、物善法则,蕴含着丰富的宇宙文明基因和勃勃生机。

五、在伦理上,中国人尊老爱幼,注重保护弱势群体,成功地维系了人类自身的延续发展。西方的伦理则崇尚自我与平等,忽视人在不同年龄阶段的能力差异,老年人生活大多孤单凄凉。

中国人的伦理注重尊卑长幼、等级次序,强调尊老爱幼。家是他们心中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支柱,具有超常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中国人的姓氏,先是宗姓,其次是辈分,再次才是自己的名字,突出的是家庭整体而非个人。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儿孙满堂就是一种福气,其乐融融。如果离家,便是“游子”,便少了生活的根基和心理的平衡。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论语·里仁》)。时至今日,客居他乡之人,思乡情结仍异常浓厚,还希望落叶归根。孝道是中国的国粹,也是滋养爱国主义的肥沃土壤。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以孝治家、以孝治国的思想。汉代选拔官员的科目之一就有孝廉,因孝致仕者大有其人。直到今天,孝敬老人,仍然是中国政府大力提倡的。大陆的很多地方,或早上或晚上,公园里、社区稍开阔的空地上,到处都是老年人聚在一起扭秧歌、跳交谊舞或幅度不是最大的迪斯科,活得十分热闹,成为中国街头一大景观。老年人的生活丰富、安逸、和谐,令西方友人美艳不已。

西方伦理奉行个人本位,以自我为中心,注重平等和尊严。相对中国而言,西方人的家庭观念淡漠,个体意识极强。西方人的姓氏,先是自己的名字,再是父名,然后才是族姓,突出自己。亲人间亦界限分明,同桌就餐,各付饭费;父母以子女脱离家庭独立生活为荣,而无子女成人离家的失落感;子女帮父母干活,领取报酬是天经地义的事。无论长幼,人人平等,各有自己的生活空间。西方人的父母,父母年老的时候,大多数只能孤单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静看日出日落,苦熬余生。据从美国回来的朋友讲,美国虽然有较为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来保障老年人的日常生活,但老年人在情感上与后代失去联系,他们感到无助、孤独,长期与家人分开,享受不到天伦之乐。所以有人总结说“美国是儿童的乐园,青年的战场,老人的坟场”。

人类的天性是需要相互关爱、相互帮助的。这个天性,是人类自身延续发展的需要,也是提高幸福指数的重要手段。中华民族把这种对弱势人群的关爱有机地渗透到道德规范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便是中华伦理的高明之处。如果说中华伦理已经发展到成年水平,西方伦理则还处在儿童阶段。

中华文明高于西方文明,还有大量的事例可以佐证,如哲学、天文、地理、语言、文字、建筑、艺术、医学、武术、饮食、服装…… 今仅从上面五个方面的事例作一简要剖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相对于西方而言,中华文明具有以下突出特点:

一、切合人性需求,符合地球智慧生物——人类自身延续发展的共同要求;

二、境界博大高远,能从全球的角度全面审视地球人类发展面临的共同课题;

三、秉承宇宙智慧,体现“天人合一”的理念,顺应天道与自然规律,遵循“真善美”的宇宙文明法则。

2018-2-17完稿于张垣“宇宙文物陈列室”

 

微信图片_20180308073608_副本.jpg

                                                                          于瑞军

 

 

于瑞军简介

我国当代著名赏石家,中华第一肉石《东坡肘子》收藏人。1966年出生,河北省张家口市人,研究生学历。中国观赏石一级鉴评师,观赏石国家高级价格评估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张家口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2016《中国人物年鉴》收藏名家。2015中华传世名石十大名石《东坡肘子》收藏人,2016中华传世名石《大好河山》收藏人。

            微信图片_20180308073621_副本.jpg

                  《东坡肘子》· 于瑞军藏


来顶一下
分享到:

风流人物

名石荟萃

著名石馆

书画展厅

奇石展厅

红木展厅

矿物晶体

民间艺术